沼泽

RWYQ阿伟 | 2024-05-30 | 笔记 | 0条留言 | 180 | 2024-05-30更新

沼泽,一个小故事




高飞抽着烟开着车,一脸烦闷。副驾驶座位上乖巧地坐着一只小狗。

「照顾文轩的狗子……那个寻找宠物的委托……拖欠的房租……还有交稿日期……」他慢慢念叨着最近需要办的事。他不喜欢宠物,只是觉得照顾起来很麻烦,没有多余的精力和还有金钱。

「就当做是他的委托吧,还有一笔照看宠物的费用。」他扶着方向盘,看了一眼狗狗,狗狗也转过来静静地看着他,目光灵动。「还挺乖的,那就照看一段时间,如果时间超过一个月,就再去和他要钱……」他这样想着,心情也稍微好点。

他向来对这个朋友不客气,他这个朋友亦是如此。他这位朋友全名李文轩,是Y市本地政府某个小部门的科员,父亲在警局工作,在这个城市颇有人脉。两人的缘分从大学时代开始,高飞来到这个城市上大学,毕业之后留在了这里,在这个地方不大也不怎么发达的城市生活。一晃十来年过去了。现在的高飞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拍拍自媒体,写写小说,还有一个类似万事屋的侦探所。自从离婚之后就一直很窘迫,多年来他这个朋友帮了很大的忙。至于那个侦探所,完全是凭着他个人的兴趣,既没有正规的手续,也没有经手过什么正经的案件,多是做一些广告、法律、咨询、中介的事,还有婚外情调查……

「突然和我说要去旅行,然后还不告诉我去哪。和超自然现象有关吧……估计是这样。」

李文轩对于神秘学是如痴如醉,从小开始就展现对于这方面的热情。家里有很多书,他专门把和神秘学相关的放在一起,分门别类,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小说,还有周易,修道修仙,UFO……上大学了,和周围人一讨论起这个话题就停不下来。他还有一个本子,专门记录别人给他讲的各种奇怪的故事。参加社团也是,但是没有关于神秘学研究的社团。当时的高飞沉迷于侦探小说,想成立个侦探社团,李文轩也参与了进来,即使,他们的目标不太一样。在之后就是毕业了,高飞成立了个万事屋工作室,李文轩提供了不少资金支持。就这样两人的缘分一直在持续。

“回来后,我会给你看一个震惊世界的东西。”高飞脑袋里回想着他朋友的话。此刻,他刚从朋友家出来,带着狗,后座放着一袋狗粮。他瞟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下午约两点钟。

「说起来,寻找宠物的委托人也是通过他了解到我的联系方式。现在去委托人所说的那个地方看看吧,就当是去散散心。」

高飞驾车缓缓驶出了城市。



一天前——

咚、咚、咚。

高飞正在电脑前伏案写作。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思路。他起身去开门,顺手推起眼镜,轻轻揉了揉眼睛。

「这个时候会是谁呀?」

推门一看,是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身穿卖保险式的西服,脸色白净不怎么油腻,随处可见的相貌。

“您好,请问您是XX侦探事务所的高先生吗?”不等高飞开口,对方先说话了,“我是李文轩介绍来的,我想拜托您一件事。”陌生人脸上始终带着职业式的微笑。

听到XX侦探事务所这个名字的时候,高飞有点不好意思了。年轻的时候想过成为一个侦探,开一家侦探所。现如今情随事迁,没有了当年的热情。但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有点黑历史让别人知道的感觉。

“哦,是这样,您好,进来坐吧,坐下说。”

高飞工作的地方在某个住宅小区的底层,他将客厅装修成了办公室和会客厅的样子。就住在这里一边生活一边工作。客厅中有些书籍和资料放的有些杂乱,总体还是挺干净整洁的。

在招呼客人坐下后,高飞打开茶吧台开关煮水泡茶。“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呢?”

“他来过我们公司,就这样聊起来了。”他拿出一张名片,“我是XXX,是XX设计公司的设计师。”高飞接过名片,名片底色为黑色,磨砂质感,有着绸缎一般光滑的暗纹。背面正中是一个像是魔法阵一般的圆形图案。

“确实是设计师,连名片的设计感都很强啊。”

客人笑了笑。

“是这样的,我的宠物狗丢了。”说着他拿出一张照片。高飞伸手接过照片。这是一只普通的小型贵宾犬,短毛,棕色。脖子前闪亮的狗牌。应该是主人牵着绳子用手机照的吧。狗狗坐在地上面向主人看着,拴着的绳子一直延伸到照片外。

“最后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呢?”

“是在郊区的某个山上,我和我的爱人外出踏青。来到了野外,就把狗链解开了。然后,它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跑去追,无论怎么叫也叫不回来。”

“这只狗多大了,是从小养到大的吗?”

“这只狗是朋友送的,大概四五岁吧,养了没多长时间,应该不到一年。丢了已经两天多了,我也在那里找过,找不到。”

“有没有可能是回到你朋友那边了?”

“没有,他就住在单位附近,我多少了解一点,如果狗回到他那里,他应该会和我说的。”

“你的朋友很宝贝这只狗?”

“是的。他是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养狗所以先寄养在我这边。”客人点头。

“哦是这样,所以需要找回来……一定是要这一只……”高飞倒好一杯茶放着客人面前。在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如果是城市里丢的还有点线索,荒郊野外的,丢了已经两天了,能找回来吗?

这时,客人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信封,“是的,麻烦高先生了,这是定金,您收下吧。找不到那没有办法,如果找到了,我会再酬谢的。或者希望您可以提供一些思路和线索。”

高飞看着信封,暗暗吃了一惊。「这,钱,几乎就可以拿了是吗,狗能找得到吗?天上掉馅饼了!」虽然觉得哪里有点问题,内心有些许动摇,但还是答应了委托,和客人签了委托书和合同。

客人目光注意到沙发旁桌子上一本关于超自然现象的书。

“您也喜欢这类型的东西吗?”他看着这本书问道。

“不,不喜欢,这就是李文轩他的书。”

“哦,是这样。”

末了,客人临走时,留下一句话。

“如果发生了什么事,请务必联系我。名片上有我的电话。”




午后的阳光叫人昏昏欲睡。

一辆蓝色的小轿车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行驶。副驾驶门上有些刮痕和轻微凹陷。

「这车该检查一下了,总觉得能听到些奇怪的响声。」车子不快不慢地开着。小狗也趴在座位上,像是睡午觉。「差不多就是这个地方吧。」

车子停到路边。他下车,把狗也带下车。环视四周,这里有一个小村子,靠近马路,只有零星几户人家吧。最靠近马路的一户,院子应该是那种近几年翻修过的。门上四个大字——“清雅贤居”。门周围深红色的瓷砖装饰,玄黑色大门紧闭,门上有几排金色的突出的某种半球体,钉子的造型吧,就像是西游记妖怪洞府的铁叶门。

「门上钉着八十八颗铁钉钉……」突然想到这句台词,高飞内心讪笑着。

一人一狗,顺着阶梯向入山的健步道走去。此时,有一双眼睛在紧紧盯着他。

这荒郊野外的健步道,可能有好几公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是路口处有个牌子和地图,甚至有些地方没有路,就是一个土坡。大概就是当地的面子工程吧。

走了不知多久,人工的水泥台阶路面变成了土路,整齐的植被变成杂草丛生。

「一路走来都没什么人,也没法问问。话说农村没有人也没有看家狗吗,什么动静也没有,或者也许耕种的地不在这个方向……还是数量太少,没几户人家?」

「几年前层来过这里,好像还没有这么杂乱。一直以来都没有开发这边吧。附近还挺干净的。不像是经常有人光顾。」

「直接打道回府,然后报告委托人没找到吗……总有点于心不忍。」

还有,总觉得哪里有问题。他把狗链子穿到小胳膊上,从口袋拿出委托人的资料,一直在口袋里装着,有点皱皱巴巴的了。

首先是丢失的小狗的照片。仔细观察发现,小狗的视线并不是正对着照相的人。「拍摄的时候有两个人吗,或者更多。拍摄地点好像也不是城市。农村,不会是他踏青时候拍的吧。不对不能下这个结论,也可能是某个高级住宅的小区花园……之类的。」

第二个也是照片,是丢失地点的地图。当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高飞就想起来自己曾经到过这个地方。 「这是手机的XX软件的截图,至少那个人,他确实来过这里。」

他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拿出手机,打开定位还有地图APP。「确实是这里,差不多,信号不好。方圆两公里内都有可能是他截图的地点」

此刻下午4点多。

「为什么是照片呢,不是拿出手机直接给我看……是本人的习惯?」

「从朋友那里知道我,应该会有我的联系方式,没有打电话,没有用手机社交软件,而是直接登门拜访……他这个年龄,是用不惯手机吗。还是……」

他挠了挠头,坐在旁边的石凳上面。

「这是他的名片,名字、电话、职位、公司的名字…没有地址。背面除了那个图案没有任何信息。」

他装起资料,点燃一根烟。整理思路。

「就好像是预谋的一样,除了电话没有任何信息。应该多了解一下的。」

「干脆打电话问问文轩……」他拿出手机,准备给朋友打电话,「算了吧,我想这么多做什么……」他想偷个懒,又把手机放回兜里。

「那只狗子也许是这个村子里的人抓住养起来了吧。这荒山野岭的怎么找……」

「一路走来都没有人,下午这个点该有锻炼的人吧。」

他身体微微后靠,用手支撑,看着旁边的狗狗。狗狗从进山开始就一直很兴奋,走来走去的,但是好像胆子很小,不敢离开太远。

「我是不会解开你的链子,可不能把你也丢了。」

高飞拿出一点狗粮放在地上示意狗狗去吃。狗狗很听话,走过去狼吞虎咽。

「和丢失的那只还有点像……」


某个房间里——

[——目标已到目的地附近!]

一个男人看着手机屏幕的文字。

[提前执行A计划,必要的时候诱导一下。还有,注意那只狗的动向——]

发了信息,男人放下手机,继续和面前的人说话。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呢?”话里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说话的正是高飞的朋友。

“额,等一下,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明天,啊不,后天出发吧。”

“如果成功的话,将是一个震惊世界的发现!”

“啊对对对。”

“我要拍摄下来,做好记录。”

“嗯。”这个陌生男人语气敷衍了起来,话题一转“你那位朋友你联系好了吗?”

“啊,他,我没有告诉他,他从来不相信超自然现象,说什么都是骗人的把戏……”

「那何不叫他亲自见证一下?」这位陌生的男人十分想把话说出口。但是为了计划还是小心诱导话题吧。目前为止还在计划之中,这段时间最好让这两人不要联系。

“他以前有过那样的经历,智慧和胆识就不用多说了。”

“是啊,卧底黑道参与缉毒。没想到他还能活着回来。上学的时候,就和我说过当什么侦探。电视剧看多了吧……”他自顾自地说起来和这位朋友的种种。

“没有人担心过他吗?”

“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离婚了,两边都不管他。好像还有个爷爷……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的。我们很少谈论他的过去,刚认识的时候,一开始他不怎么说话,从他旁边的人口中了解的信息……”这个人十分健谈。

「这个样本不错。」

「如果失败了,那就B计划。」陌生男人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人若有所思。

「希望“杀手”能做好善后,一定要一次成功啊,为这一刻准备了很长时间。」

“……确实啊,别看他那样,他那个人虽然懒散,但还是会做点实事,刚认识的时候是一个很老实的孩子……”

“那只宠物狗交给他照顾了?”

“嗯是的,确实不能让它在现场影响我们的仪式……说实话还有点不放心,他能不能照顾好我的狗子……”

“嗯,没有关系吧。我没有别的意思。那本书你带着吗?”

“呃,那本书能再借我几天好吗?等到我们回来的时候就还给你……”李文轩脸上有一点略带尴尬的微笑「那本书我让他复制一本不知道怎么样了,又不是不给他钱,中午的时候我应该叮嘱他的。」

“好吧。”

两人是通过网上的某个神秘学论坛认识的。论坛里有很多人,讨论各种各样离奇的事件,历史上的记载,神秘的书籍之类的……关于那本书,是这个陌生男人接给他的,其实也没打算借出去,实在是拗不过李文轩。此刻,那本书正在高飞的会客厅沙发边上放着。李文轩不仅是借出给高飞看,更是要他复制一份出来。这本书,与其说是一本书,更像是一个资料夹。有打印的部分,还有手写的部分,有点不知道什么语言文字,还有莫名其妙文字和图案,还有类似塑封的像是羊皮纸的残卷……“做得很精美很有艺术感!”高飞曾如此评价。


郊区,山脚下某个农家里——

两人坐在一堆显示器前,看着监控。

“他怎么还不过去?我就说目标地点太偏僻了吧”,一个人身穿迷彩色的化学防护服,只剩下头部没有戴防护头盔,“还有为啥那只狗会在场,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影响仪式啊?”

“这也在‘贤者’的意料之中,那只狗也是我们要注意的目标。”另一个人则穿着黑色作战服,像是受过特殊训练。

“为啥要注意那只狗?”

“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一下。”

“你小心点吧,别被感染了。你可得保护好我啊,‘杀手’。”

“是,‘学者’。”组织里用代号互相称呼。

“带上防毒面具。”学者递给杀手一个又大又厚的过滤器的防毒面具。

“我在外面,不会进到区域里面的。”

“那也会有危险,空气中都有那种东西,虽然不会感染,不会致命,可能也是会间接影响你的判断力……”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杀手拿上东西快步离开。

另一边——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周围地面上都变成了某种暗绿色的多肉植物,和一些低矮的灌木丛,高大的树木没有了。虽然这里树木本就稀疏,但是这片地方,像是特意空出来似的,从脚下一直延伸到山坡上方。高飞带着狗狗信步走到这里。

不远处有个小房子,远远看去,应该是全木质结构。就是那种耕地旁边那种存放工具的小房子。奇怪的是,这附近也没有耕地。「也许附近有人准备开垦?这应该不会吧。」

狗狗在附近原定转悠,高飞虽然目光看着狗狗,思绪不知飞向何处。「所有的证据显示,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他进入了写小说式的妄想状态,「嗯,这个创意不错!」

「这是走到哪儿了,天色不早了,回家吧。」高飞拉着狗狗准备往回走。但是狗狗似乎不情愿的样子。

“走,走,我们回家。”高飞拉着狗链,用训狗的口吻和狗子说话。

砰——咻——

远处一声闷响,近处土壤飞溅。

高飞愣神了,漫长的0.1秒。他迅速猫着腰,一只胳膊捞起狗子,S型路线快步前进。

「刚才一定是枪声,射击位置在我右后方吧,是我来的方向?什么人?什么目的?寻仇吗……」

几百米外,杀手暗暗感叹,「和普通人相比,反应和行动都不错,从行动和体能上看,应该是没有受过专业训练。」

砰,又是一枪。打在高飞身后不远处。

「最好让他进入那个小屋子。哦,惊动它了。这个时间点,刚刚好……」

子弹落点附近,那些植物开始缓缓活动,还有空气中的飞舞的小虫子,开始慢慢集结,行动越来越集体化。活动的范围慢慢扩大,灌木也有规律的开始摆动,又仿佛做着伸展运动,地面开始微微起伏……

高飞抱着狗狗,借助灌木移动。第二枪大打的距离稍远点。「不是取我性命吗,像是驱赶我?跑去躲进那个小屋子里?……」电光火石间,大脑思维快速调动起来。

高飞扭头一瞥,这个瞬间看到了他今生难忘的画面。

地面大幅度波动,表面植物雀跃,远远看去,一波一波的涟漪,灌木植物无风摆动,像是睡久了,换着姿势伸懒腰。空中的飞虫,大的、小的、闹蝗灾一样,铺天盖地。地面突然生出大型的花,张开就像小鳄鱼似的,三瓣的嘴。高飞惊讶到失了神智,原地呆滞着,等手上的剧痛惊醒了他,面部,还有露出来的部位已经有了好多小伤口。不知何时,他无意识松开的手中的狗链,狗狗飞快逃窜,不知去往何处。高飞抬起右手看,一个拇指大小的飞虫,装备着甲壳,在手背伤口上大快朵颐,他一阵反胃,伸手打飞了虫子。那虫子在空中翻滚几下,便找到平衡,扑扇着翅膀继续向他袭来。

「WTF!这是什么情况!」

高飞转身就往那个小屋子跑,一边跑,一边脱下外套,用手甩开身边的飞虫。脚步所到之处,多肉植物仿佛被惊动一般,周围生出藤曼一样的枝条,延伸缠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