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内容

“绝命毒师”祸害全球!揭开美国生物实验室网络另一面

RWYQ阿伟1年前 (2023-03-12)资讯4230

“绝命毒师”祸害全球!揭开美国生物实验室网络另一面

中新网3月3日电 (甘甜)炭疽、霍乱、布鲁氏菌病、鼠疫菌株……这一连串“毒”名单,都来自美国操控下的数百个海外生物实验室所进行的研究。

长期以来,美国在全球的生物实验活动乱象重重。从秘密开展人体实验,研究高致病性病毒,到接连出现毒株丢失等安全事故,无数普通民众深受其害,全球多国安全更是遭受严重威胁。

冰山一角

揭秘美国的庞大“暗网”

“前苏联国家正被美国变成生物试验场”。2月27日,孟加拉国《金融快报》发表独立军事分析师安东尼·贝尔的文章,如是指出。

安东尼·贝尔注意到,从格鲁吉亚到波罗的海国家,多个欧亚国家正被美国纳入生物实验范围。这些实验活动的结果仍不为人知。

实际上,美国的生物实验室网络遍布全球,安东尼·贝尔所提到的,只是 “冰山一角”。

俄方称,数据显示,美国在全球共资助了300多个民用和军用生物实验室,分布在中东、非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仅在乌克兰境内,美国就“烧钱”超2亿美元,建立了一个由大约30多个生物实验室组成的网络,其中最令人不寒而栗的是,美国的实验活动可能涉及生物武器制造。

据“今日俄罗斯”报道,美国国防部官员、五角大楼承包商等参与其中,包括来自Labyrinth Global Health的克伦·塞勒。此人曾在Metabiota 公司工作,而这家公司被指与美国总统拜登的儿子亨特有关联。

图片来源:Metabiota 公司网站截图

俄总统普京指出,乌克兰的这个生物实验室网络,“绝不是为了向当地民众提供医疗援助,其主要任务是收集生物材料,研究病毒与危险疾病的传播。”

截至目前,俄军已经获得了2万多份与美在乌生物研究项目有关的文件。有文件显示,2022年2月24日、即俄罗斯发起对乌特别军事行动当天,乌境内的这些实验室曾“紧急销毁”鼠疫、炭疽、兔热病、霍乱及其他致命性疾病的病原体。

在乌克兰布局这么多生物实验室,美国究竟想干什么?面对外界的持续担忧,五角大楼最终在2022年不得不承认,向乌克兰46处生物设施提供了支持,但声称与乌方的合作是为改善乌“生物安全”以及“人类和动物的疾病监测”等问题。

美方的辩解,不仅未能令外界信服,也压不住美国自家媒体的质疑。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电视主持人塔克·卡尔森曾批评道,“美国在乌克兰设立了非常令人担忧的危险的实验室,但对于这些实验室到底在做什么,美国政府却不说真话。”

图为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电视主持人塔克·卡尔森

深受其害

“我们成了美国的试验品”

从多方披露的文件和数据资料来看,美国在全球布下的生物实验室网络,至少从事了以下危险研究:

一、研究危险病原体。

2022年,俄方所获取的材料显示,位于乌克兰利沃夫的生物实验室对鼠疫和布鲁氏菌病病原体进行了研究,而哈尔科夫和波尔塔瓦的实验室则对白喉、沙门氏菌病和痢疾的感染病原体进行了研究。

具体来看,UP-4 项目主要研究通过候鸟传播危险传染病的可能性,包括在人类中致死率高达50%的H5N1流感和纽卡斯尔病毒;UP-8 项目旨在研究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 (CCHF)、钩端螺旋体病和汉坦病毒等等。

美国国防部威胁降低局在格鲁吉亚展开的项目。图片来源:格鲁吉亚内政部

二、开展人体实验。

俄罗斯媒体披露,2015年至2016年间,美国在格鲁吉亚控制的卢加尔生物实验室进行药物测试时,73名志愿者死亡。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局前局长伊戈尔·吉奥尔加泽对此表示,卢加尔生物实验室里可能进行了“致命的人体实验”,并要求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实验室活动进行调查。

塔斯社还报道称,有证据显示,五角大楼曾在乌克兰哈尔科夫附近的精神病院进行人体实验,主要对象为“年龄为40岁至60岁、身体高度虚弱的男性病患”。参与的实验外国专家从第三国抵达乌克兰,以“掩盖美国参与其中的事实”。

三、高危生化研究。

2020年,韩国《统一新闻》报道称,驻韩美军在韩国4个美军基地内设立了生物实验室,进行炭疽杆菌、蓖麻毒素等高危生化研究。

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则称,驻韩美军自2009年开始,就偷偷向韩国带入炭疽菌样本多达16次。2015年4月,美军还在“韩国政府不知情”的情况下,将鼠疫菌带入韩国。对此,有韩国网友评论称,“很失望美国把我们当成了试验品”。

资料图:位于美国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技术人员,在一个遏制埃博拉病毒的实验室里进行化验。

频现异常

祸及全球的“绝命毒师”

更令人担忧的是,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安全事故频发,周边地区也时常暴发不明原因的大规模感染。

——2013年,格鲁吉亚卢加尔生物实验室启动炭疽疫苗试验;同年,格鲁吉亚暴发炭疽疫情。紧接着在2014年,该实验室建设了专门的昆虫繁育工厂,启动白蛉研究项目,大批白蛉又于次年袭击了格首都第比利斯和邻近地区。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基里洛夫强调称,一些曾经只存在于南部国家的蚊虫种类,从格鲁吉亚转到多个俄罗斯联邦主体地区,“蜱虫的泛滥导致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和罗斯托夫州暴发刚果-克里米亚出血热病毒”。

——2016年1月,至少有20名乌士兵在短短两天内死于类流感病毒,另有200多人住院。两个月后,乌克兰全国报告了300多人感染,其中81%因感染甲型流感(H1N1)病毒死亡。

——2015年,美国爆出“炭疽乌龙”。据韩联社当时消息,美国国防部承认,位于美国犹他州的美军研究所“误将活性炭疽杆菌样本发送到美国和7个国家共86处设施,包括位于韩国乌山市的驻韩美军研究所”。

长期以来,美军在韩秘密开展生化武器研究计划,其中一项就是“朱庇特”计划。随着美方在韩生物实验活动的逐渐曝光,韩国民众深感不满,爆发示威抗议。一名釜山居民担忧称,“一旦生物或化学制剂泄漏,人员伤亡将极为巨大。”

疑云难消

美国何时给世界一个回答

不透明、不安全,对于美国政府的生物实验活动,美国国内民众和媒体也纷纷表示担忧。

其中最为臭名昭著的便是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这里是美国陆军医学研究与发展司令部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将其形容为美国政府“最黑暗实验的中心”。

“德特里克堡秘史,美国中情局精神控制实验的基地”。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截图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还披露称,冷战期间,科学家曾在德堡基地用致病菌感染蚊子,并将跳蚤、蜱虫、蚂蚁、虱子和老鼠制成生物武器;培养在农作物和牲畜中引起寄生虫病的孢子;生产可用于杀死个体或族群的气溶胶毒素。

自成立以来,让外界忧心的是,德堡基地不断出现安全事故,平民雇员离奇染疫身亡、致命菌株毒株丢失、病毒和化学品外泄等等。

毗邻德堡基地的弗雷德里克镇,就沦为了癌症高发区。尽管当地民众对美军提起集体诉讼,上万人请愿清理德特里克堡,但美国政府始终无动于衷……

自诩“人权灯塔”的美国,为何总是对其危险生物实验活动“视而不见”?面对美国国内乃至国际社会不断增加的质疑和严重关切,美国何时才会给出一个回答?(完)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阿伟的笔记本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rwyqboy.top/post/655.html

标签: 最新资讯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